首屆“棲霞勝境”詩歌大賽頒獎儀式舉行

來源:     2020-11-16 19:16:37    

  11月14日下午,首屆“棲霞勝境”全國詩歌大賽頒獎儀式在棲霞山腳下隆重舉行,來自全國各地的十餘位詩人,作為獲獎者代表現場接受了頒獎。

  所謂“一座棲霞山,半部金陵史”,歷史上無數文人墨客駐足棲霞,留下千餘首不朽詩篇,棲霞在整個中國文學史上佔據着重要地位,對南京文脈的養成、滋長和弘揚,產生着不可忽視的作用。2019年10月,結合新中國成立70週年契機,為進一步擴大棲霞的美譽度和影響力,弘揚中華詩歌文化,堅定文化自信、展現棲霞魅力,通過詩歌的廣泛傳頌,更好地提升棲霞形象,營造濃厚的文化氛圍,為建設“強富美高”新棲霞注入強大的精神動力,《揚子江詩刊》、江蘇省作家協會詩歌工作委員會、中共南京市棲霞區委宣傳部、棲霞山文化休閒旅遊度假區管委會聯合舉辦“棲霞勝境”全國詩歌大賽。

  至截稿日,大賽共收到來自海內外近2000位作者的詩歌作品近10000首。6月至9月,大賽主辦、承辦方先後組織十餘位省內外知名作家、詩人和詩歌評論家,按照完全匿名的原則,對所有作品進行了三輪評審、兩輪合議和查重複核,最終評出一等獎作品1篇,二等獎5篇,三等獎10篇,優秀獎27篇。來自甘肅天水的陳剛以《人間棲霞(組詩)》獲一等獎,贏得獎金30000元。

  頒獎儀式由知名主持人周學主持,棲霞區委副書記孫愛軍、《揚子江詩刊》主編胡弦等先後致辭,棲霞區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儲綱、棲霞山管委會有關領導和宗仁發、胡弦、馮亦同、育邦、周根紅、曹寇等文學名家出席頒獎儀式,併為獲獎者頒獎。在頒獎儀式上,還同步舉行了棲霞山詩會,部分獲獎者和南京市朗誦協會、棲霞區朗誦協會的朗誦家們,深情演繹了部分獲獎作品和吟詠棲霞的詩歌名篇。獲獎的詩人們表示,棲霞是名副其實的文學之山,他們對棲霞的詩歌禮讚能夠獲得認可,既是榮幸,也是棲霞人文魅力的最好體現。

  一等獎(1首)

  1、人間棲霞(組詩)

  作者:陳剛

  洗心

  你看見許多人,身負塵埃,一路跌跌撞撞

  來自迷霧深重的人間

  入寺前,都要站在明鏡湖邊,看一看

  水中自己微微彎曲的倒映

  風吹,影動。這是淘洗的過程

  像一個遠客卸下負重的行囊

  終於身輕了。目光沿着九曲橋

  飄向湖心亭,亭中有遠眺者

  像一朵蓮花,你不覺隨她入畫

  恍若隔世的鐘聲,入心而來

  不染塵埃
 

  入寺

  這一抬腳,人間就遠了。草木有心

  這些小沙彌,微笑着迎你

  硃紅的牆體,訴説着一座寺的變遷

  青瓦如黛,像展開的經書

  飛檐上的鳥兒,像頓悟的行者

  在微風中撲騰着翅膀

  舍利塔和千佛巖沐浴在日光中

  一個人間客,肅穆站着

  在歷史的河流

  與這座千年古剎

  保持相同的呼吸
 

  霞棲於寺

  黃昏,落日巨大,趴在藏經樓的飛檐上

  不願落去,有光竊入窗內

  貪戀典籍中的大智慧

  寺內炊煙飄起,飯罷,又起鐘聲

  驚得日頭突然溜了

  他臉頰的紅暈,落滿寺院

  歸鳥飛過僧舍,有誦經聲祥和

  原諒一切,包括突兀而至的暮色
 

  山行

  在鳥鳴簇擁中,沿着山路上行

  四周青草散發着藥香,向你證實

  棲霞山的另一個名稱:攝山

  樹蔭幽靜,輕易就能捕捉到安寧

  有些累了,就在青石上小憩

  雲影從紅楓稠密的枝椏間側身進來

  坐你身旁,像個故人

  在山頂,入眼的古城

  無論曾翻滾怎樣的巨浪

  都縮成了這一山的沉默

  更遠處,江水無語,流向天際
 

  霞棲於山

  秋日,萬物皆有豐沛的詩意

  被造物鍾愛的山嶽

  開始表達謝意

  不只紅楓,還有

  楓香、三角楓、鵝掌楸和黃連木

  以及更多珍稀植物

  一片,一大片,萬丈霞光

  直透蒼穹。身處其中

  你竟然找不到一個適當的形容詞
 

  燕子磯

  若是惆悵,不如以石為樽

  且飲江水,且高歌

  燕子磯是位豪客

  直指青天

  且吞江而醉

  把積攢的暗疾,吐出來

  燕子磯有意,風送琴音

  沿江的溶洞如酒盅

  等着一個叫太白的人

  像燕子一樣飄來
 

  霞棲於城

  説起六朝古都,居住在金陵的人

  臉上一定佈滿了霞光

  往來者不絕,但愛這金戈已止

  一日新於一日的城,他們的臉上

  一定佈滿了霞光

  繁華迷眼,你停下來問路,彼此臉上

  一定佈滿了霞光

  夜裏,一整個星空落在人間

  人們幸福入睡,這時候

  一整座城,都佈滿了霞光
 

  二等獎(5首)

  2、在棲霞山,沿着草木的脈息歸隱

  作者:孫大順

  一

  涼風還沒在沿詞而上的台階上站穩

  秋霜就把手伸進棲霞山

  一夜之間,接我們的楓葉

  紅着臉,像一盞盞點亮的小燈籠

  把一座空山填滿

  一直不願離開的鳥兒

  守着那些,提前離開枝頭的葉子

  用歌聲畫給它們斑斕的色彩

  比蟲眼還小的孤獨
 

  二

  青草抬着暮色翻過鳳翔峯

  黃連木、櫸樹、烏桕、鹽膚木、雞爪槭

  這些被風的尺子最先量過的樹木

  把從天而降的光影,優雅的穿在身上

  卻怎麼也撿不起,掉在地上的蟲鳴

  只有趟不過小溪的螞蟻知道

  怕疼的泉水,患有輕微的遺忘症

  它洗過的星星,一個接一個的返回天上

  湖心亭騰不出手,九曲橋讓不開路

  有些苦惱的白雲,蹲在明鏡湖

  怎麼也解不開,馱在背上雪白的棉花
 

  三

  鐘聲清涼,像草籽一樣低下身子

  露水響應這純正的發音

  自律的白蓮池,爬上藏經樓的月光

  在毗盧殿與銀杏樹之間,若有所思的晨光

  放不下茂盛草木的三山兩澗

  還在往事裏還原

  最先趕來的雪花,把墜落當成

  最後的昄依,是最明徹的歸隱

  它把乾淨的身體交還大地

  在棲霞寺修行

  成為時間的一部分

  成為塵世與另一個空間清澈的源頭
 

  四

  清水洗過的寂靜,還沒有騎上一陣風

  蓬頭垢面的光陰,一再後退

  走近千佛巖,把心洗成緘默的陽光

  把骨頭彎成十一月的河流

  每一次彎腰,就離疼痛遠一點

  每一次禮佛,就離自己近一點
 

  五

  從大佛閣到舍利塔,就像走完了一生

  天空原諒失去翅膀的風暴

  苦難是生命的另一種邊界

  花兒向陽,鳥鳴悦耳。離開眼眶的淚水

  總會濕透一行起伏的經文

  或許在另一個空間,荒草是眺望的我們

  我們變成,為塵世號脈的陽光

  菩薩、諸神、凡人,露珠、石頭、草木、星辰

  在弧形的時空,留下印記與氣息

  萬物忙着出發,又在歸隱的途中
 

  六

  碧雲亭懸在時間之外,再往北是遼闊的暮色

  足夠長江在七千年的文明史裏奔騰

  夕陽走到這裏,容易跌倒

  成為金陵煙塵的一部分

  岩石只對陡峭負責,讀楓閣只給

  來不及歸隱的楓葉配樂

  桃花有多深,春天就有綠

  有多少告別與疼痛,至今還佔用着桃花澗

  被美寵幸的人,就像剛剛開放的桃花

  挑水的桃花,研墨的桃花,撫琴的桃花

  都有秦淮口音

  水袖一甩,打開血點的桃花扇

  讓人間的愛與晴朗,都能原路返回
 

  七

  在棲霞山,沿着草木的脈息歸隱

  清晨,陪無人的紅葉谷説話

  那些開放的野花,孤獨的藤蔓,假裝閃腰的奇石

  它們集體打開手臂

  聚集密林裏不易覺察的曼妙之力

  讓謙虛的人間認領

  夜晚,在始皇臨江處,帶着山中

  遺落的往事,接回剛剛過江的月亮

  在棲霞山,霞光映亮的山路越來越乾淨

  草木的脈息,越來越洶湧

  歸隱的比喻有點長,就請破土而出的種子

  慢慢聚集,重新活一次
 

  3、棲霞詩篇(組詩)

  作者:王唐銀

  沉默的事物

  在光與光之間

  滿山紅葉漸次打開,山門打開,迎風的手

  打開。昨夜楓葉順應明鏡湖水

  把大片空門之路,填滿

  它們靜止,等風吹過

  等內心的一滴水,沸騰

  棲霞寺後,千佛巖苦渡明月清風

  歷史的鑿痕,一再深入文明的肌理

  白蓮池上,光陰陡然失重

  它有足夠的耐心,喚醒一座山

  一座寺,山水貫穿的靈魂彼岸

  那些孱弱的飄零,是另一種闊大與無邊無際

  夢一旦發芽,它們就拿出

  唐風宋月的重量
 

  石刻

  它拒絕春風的烈焰,棲霞山水神奇

  千佛巖,舍利塔,六朝石刻彼此深入

  文化的音符,貫穿一座城的前世今生

  棲霞,城是水寫的漢字

  三論宗泊着文明的腔音,石刻的梵音

  停留,又出發

  桃花澗,燕子磯擁着唐詩風月

  萬篇詩書化着行走的碑身,凝香的燈盞

  就這麼,替一段千年的時光,亮着

  那徽君碑上,歷史的對白

  它們在棲霞的胎體上,表達着什麼?

  石刻滿身舍利,遼闊過身體的曠野

  每一片委婉的楓葉,都替代金陵

  加深了一次春風的祕密

  帶着三百九十五平方公里的靈魂與密碼

  你知道,那將是一場抵達詩和遠方的

  人間盛宴
 

  邂逅

  棲霞山紅了

  懂水的白蓮池,內心重複着

  起伏的山河

  岸上游離的燈影,照着那個抱着琵琶的舊人

  弦如漣漪,盪開一闕惆悵的寫意

  三茅峯暮晚才接近沸騰,虛掩的寺門

  像再等一個晚歸的人

  風不停地搬運,一截一截的誦經和鐘聲

  一隻蟲鳴,最終放慢了棲霞的夜

  它抓住了棲霞新生的滾動與星辰

  它必須用力吼出,這聖潔的漏洞,神祕

  和楓葉一樣的紅,渲染了

  那個濃墨重彩的棲霞人

  行走的夢幻

  它被修正,有了風吹不散的深意

  一滴重彩之血

  正穿過另一場血
 

  一夜棲霞

  黃昏穿城而過,水靜默,風也靜默

  我的腳步,再快一點

  彷彿濕潤的詩意

  就跟上了春風的答案。走過廣場,走過老街

  一簇街邊的藤蔓,一座綠蔭裏的牌樓

  融合在一起,靜靜地

  把一個幸福的話題,越堆越厚

  種在夢裏,開出濃濃的綠意

  棲霞,就茂盛成了另一個故鄉

  幸福有無限美好,深入棲霞

  新時代的體內,開枝散葉

  它深入時光的漩渦,深入一塊石頭的心臟

  深入一隻行色匆匆的蝴蝶

  它絢爛的紅,像旗幟一樣甜蜜的名字

  也將再一次,和呼吸,深藍,星光和親人

  重新織成

  一張密不透風的網
 

  4、題棲霞寺慶上人院(外一首)

  作者:許中華

  我們嚮往的地方,從市井搬到山寺

  與車馬的距離遠,居與鳥巢鄰,

  日將暮,鐘聲清澈,鳥鳴不止,萬物可親。

  興許無數次重新做人都是這樣的秉性,

  集腋成裘,裘衣仍然換酒,

  樹老風終夜[1],過完一個雪天,寒枝甦醒;

  春光是孩子的哈欠,懶散如雲煙,

  不知道歷代祖師有什麼想法?

  棲霞的衣缽在彩虹明鏡,在四無量心,

  傳到我們登山時,月圓月缺,庭前落着柏樹子。
 

  棲霞山夜坐

  整座棲霞山是一件秋天的袈裟,

  戒壇神聖,我們要放下以為已經放下的事情,

  幽暗的巉巖,曾被雪光映照,像利齒。

  四面青石牀[2],峯巒的顏色

  是苔蘚的顏色,松樹因為寂寥之風微微發抖;

  月亮移開天空的窗,忽然黑,忽然白,

  我沒有伴侶,獨自乘夜上山,

  白天看不見的風景,此時,全部拋給我

  讓我一動不動,懷抱宇宙的琴,挑撥生命的弦。

  暮春入棲霞山尋張文寺

  那次醉酒,我把唾壺踢壞,一陣懊惱

  布衣蔬食已平平,暮春時節,我沒有跟你説

  上到棲霞山的草廬前,房門緊鎖,

  想必你荷鋤田間,才分瓜子又挑蔬,光陰何其荏苒,

  最近我得錢一筆,這才沽酒酬謝,好促膝長談。

  砍柴的人不認識我,他問我有什麼事,

  告訴我,你在山那邊已經收工,

  五月的芍藥開得正好,我坐在石階上打盹;

  以前逢着下雨,山鳩在後窗鳴叫,

  開門修竹青如束,山下的事情竟然一句話都沒有説,

  我們玩玩擊壤,敞懷嘯叫,雁聲飛過放魚船[3]。

  [1]“居與鳥巢鄰”、“樹老風終夜”皆出自晚唐詩人李頻的《題棲霞寺慶上人院》。

  [2]出自唐代詩僧靈一禪師的《棲霞山夜坐》。

  [3]“布衣蔬食已平平”、“才分瓜子又挑蔬”、“開門修竹青如束”、“大雁飛過放魚船”分別出自明代詩人紀青的《偶成》、《暮春入棲霞山尋張文寺》、《山中冬日偶題》、《夜行潭上》。
 

  5、秋遊棲霞寺

  作者:仇恆儒

  恰如楓嶺着袈裟,一入靈山五色霞。

  野響梵鍾伏龍虎,湖盈聖水化魚蝦。

  行看寺古香煙老,坐想雲封天路斜。

  忽覺心生空白處,從今只可種蓮花。
 

  6、南京棲霞山賦
       作者:張獻鋒

  江左名都,古來巨邑。吳越舊邦,野分牛女。薈山川之靈氛,結鬱郁之王氣。雖瘞金而弗克,嘆徒勞於秦帝。綜八紘之顓民,握王治之璇璣。十朝紫垣 ,六代宸極。實辭章之淵府,輳九州之文樞。奎煥婁璨之鄉,俊才薈萃;輸金瀉玉之富,户列羅綺。山明水媚,鍾造化之神秀;道濟天下,播嘉聲於遐裔。大川縈帶,毓龍蟠之形勝;諸嶂顛連,增名區之壯麗。翠巘似扆,象皇家之徽兆;碧水北拱,恰金城之湯池。鈞俊士之潭府,徵興衰之先機。誠域中之佳處,固人間之仙居。英雄見同,據山河之固以立址;燕貽謀深,憑品物之庶以建極。興衰無常,污隆只在仁惻;閲盡千載,險阻豈敵民意?淘盡多少風流,大江依舊東去。

  金陵之勝,半在棲霞之山;棲霞之秀,盡屬鳳翔之峯。三山比肩軒邈,二谷揚波洌清。鶴唳可聞,來黃冠之紫府;雲霓倏至,疑巫女之仙靈。山以寺名,古來鮮聞;寺因人著,徽君功宏。江南之勝剎,三論之祖庭。鏡湖映月,禪心一時朗悟;荷馥微度,開襟滌卻塵情。觀音垂目,矜彼迷途之客;梵鍾頻敲,驚世沉溺之夢。循階陛,步竹徑。過曲沼,謁大雄。瞻釋尊而稽首,聞雲板而志平。毗盧之殿,巍坐徹源之士;彌勒之宮,喜慈雲之將興。佛法廣大,澤及四方之國;隨緣赴感,猶見東渡遺蹤。玉佛曜彩,光煜大千世界;金蓮欲敷,舟度芸芸眾生。舍利寶塔,歷千年而未圮;千佛之巖,彰南唐之繁榮。蔦蘿披拂,松柏藏雲;青苔滋蔓,翠岫來風。至若秋朝,霜落楓紅。熾似落霞,美如霽虹。引雲外之仙客,來士女之蜂擁。赤紫黃綠,織錦繍以耀目;溝壑溪橋,慨造化之獨鍾。山襲嚴裝,肖于歸之淑媛;嶺遍佳色,遲達士之歸程。日月逾邁,江山未改;宋齊迭代,法運永隆。緣破闇之有筏,亙萬劫而昌明。

  辭山寺而東徂,歷珠泉而流連。驚洑水之湧瀵,喜鷺鳥之盤桓。傷香君之玉殞,緬桃花之人面。訪紅葉於幽谷,觀青冥於一線。眺江濤於東麓,懷秦帝以渺然。匯川原之眾美,眺江海之波瀾。山嵐縹緲,恍瓊林之世界;奇卉夾岸,似武陵之桃源。感山河之無恙,知富貴非偶然。得民心而疆固,施善政而甌全。觀檣櫓之彌津,嘆蜉蝣之瞬間。撫楹柱之斑駁,步亭榭而逸焉。尋乾隆之遺蹟,得昔日之營盤。登雨橋以長嘯,入凌虛而欲仙。憩飲馬以税駕,訪茶莊之鴻漸。味香茗之沁脾,悵桑榆之時晚。恨返轡之草草,惜遊興之未闌。

  壯哉,棲霞之山,古來王帝曾遊;秀哉,棲霞之山,兼眾美而獨先。春松含笑,夏溪豗喧。秋葉火熾,冬湖微漣。涵百代之勝蹟,作傳燈之名藍。念帝畿之徽烈,播休譽於宇寰。宜乎立文明之楷模,為儀則於萬國;闡聖賢之深意,翊華夏之萬年。煌煌青史,道不盡黼黻文章;蔚蔚勝地,薈無數貴胄宰官。觀人文之卓犖,愧鄙辭之弗達;惟千載之名都,羞美譽之未遠。故攘臂而強聒,聊效東施;衒末技於公輸,不怍赬顏。苟鉛刀之有濟,供遼豕之一粲。贊之未艾,復為之詩曰:

棲霞聖境重神州,雲壑曾邀帝相遊。

澗水有情澤碧樹,楓林無意染紅頭。

晨鐘暮鼓驚槐夢,仙客幽人避袞候。

佔盡江南諸美景,名歸天下第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