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顯“棲霞現象”,打造文都品牌下的“文學之鄉”

來源: 棲霞視點    2020-11-20 15:22:25    

  “一座棲霞山,半部金陵史”,從一座自然名山到人文名山再到文學名山、詩歌名山,棲霞山一直以其深厚的人文底藴與豐沛的詩意被世人所發現、體認和歌詠 。

凸顯“棲霞現象”,打造文都品牌下的“文學之鄉”

  近年來,文學創作的“棲霞現象”得以延伸和創新,在日前舉行的“秋棲霞文學日”系列活動中,諸多頗有影響力的棲霞作家進入大眾視線,他們用極具個性的創作實踐構築起南京世界“文學之都”的組成部分,併為基層文學的發展提供了一個重要樣本。

  1、從“自然名山”到“文學名山”

  棲霞山北瀕大江,西瞰金陵古城,隨着人們對它的認識越來越深刻,其名氣也越來越大。據南京大學教授程章燦介紹,由於山水兼勝,擁有岩石、碧樹和清泉三大亮點,早在三國時代,就有人選擇在棲霞山棲居;六朝以後到棲霞山優遊盤桓的詩家名士,更是如過江之鯽,不勝枚舉。清乾隆皇帝則在詩中稱讚棲霞山是“第一金陵明秀山”,大大提升了棲霞山的知名度。

  隨着無數文人學士在棲霞山的訪古尋幽、流連山水和吟賞風景,他們也留下了難以計數的詩文篇章,這對南京文脈的養成、滋長和弘揚,產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程章燦研究發現,這些詩文的作者來自全國各地,既有南京本地人,也有來南京任職或者流寓南京的外地人,還有因事路過南京的遊客;詩人的身份五花八門,上至帝王貴胄高官,下到一般文人學士,其中包括南朝的梁元帝蕭繹、唐朝的劉長卿、宋朝的王安石等;從梁陳隋唐,到兩宋明清,再到民國,可謂名家名篇紛呈,其中又以明清兩代的數量最多,“縱觀各代,只有元朝暫缺。”

  程章燦還發現,各家題詠棲霞山的詩篇,既有五言詩、七言詩,也有各類長篇歌行和系列組詩。由於詩人來訪棲霞山往往是在不同的時間節點,有春夏秋冬,有晴雨災後,也有朝暮晨昏,“所見之景所遇之境不同,內心所感自然也就兩樣。”在程章燦看來,這些詩篇都為理解棲霞山自然風貌與歷史文化變遷提供了重要材料,由於詩中所寫棲霞山景點,有的今天仍存,有的卻已不可見,“仍存者,將詩中所描繪的與今天的面貌相對比,可以看見古今滄桑;不可見者,則可以透過前人的詩句,想見其風貌。”

凸顯“棲霞現象”,打造文都品牌下的“文學之鄉”

凸顯“棲霞現象”,打造文都品牌下的“文學之鄉”

  2、基層文學創作中的“棲霞現象”

  進入新時期以來,對棲霞山的歌詠和闡釋依然在迸發。其所在的南京棲霞區湧現出了諸多在省內外都具有較大影響的作家,包括曹寇、方政、王霞、高低等,他們一方面致力於對本土文化資源的挖掘與整理,出版一大批關於棲霞山、馬羣、燕子磯、南朝石刻等的棲霞歷史文化著作,一方面紛紛在小説、散文、詩歌領域創作出了一大批有重要影響的文學作品。2019年7月,《青春》雜誌南京作家專號推出龐大的棲霞創作方陣,其強大的創作力量所形成的文壇“棲霞現象”,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

  在小説方面,棲霞聚集了曹寇、高低、劉躍清等代表性作家。以諸多中短篇小説和隨筆享譽文壇的曹寇是土生土長的棲霞作家,他的小説裏有大量關於八卦洲的風土人情及其成長記憶:蟲鳴、蛙叫,以及流瀉于田間的月光。而高低的長篇小説《借勢》《風雲再起》、劉躍清的長篇小説《士兵兇猛》都被看作“類型文學”的傑出代表,用南京大學教授張光芒話説,一個拓展了官場小説的敍事模式,另一個則豐富了軍事題材文學的面貌。

  在散文方面,王霞等都作出了一定的貢獻。王霞現為棲霞區作協主席,身為一名小學資深研究型優質教師,她以一系列文風細膩温婉又不失哲理沉思的散文和教育筆記,受到評論界和教育界的廣泛關注。

  詩歌創作是棲霞老傳統,老詩人方政不但有詩文入選多種選本,並曾獲第五屆南京市文學藝術獎、第六屆南京市文學藝術獎、第八屆金陵文學獎;王德安自上世紀60年代即在中國詩壇嶄露頭角,出版《遲熟的高粱》《青花物語》等;60後詩人王曉輝,近年創作風頭正勁,出版詩集《揚子江,我是你的骨血》《生命是場相逢》等;90後的新起之秀鄒黎明,除了有文字見於《詩歌月刊》《詩林》《揚子江》詩刊、入選《華語詩歌雙年展》等詩歌選本外,還曾獲首屆長三角新鋭詩人優秀作品獎等獎項。

  此外,由於坐擁仙林大學城,棲霞區域內的高校教師也成為文學“棲霞現象”中的一股中堅力量。80後周根紅,曾多次獲江蘇文學評論獎、江蘇紫金文藝評論獎等獎項,不久前,周根紅從南京財經大學調至山東大學,擔任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畢業於南京大學的侯印國,則設有文化隨筆專欄《侯教授的文化簡史》。

凸顯“棲霞現象”,打造文都品牌下的“文學之鄉”

曹寇作品

凸顯“棲霞現象”,打造文都品牌下的“文學之鄉”

王霞作品

  3、鑄造文都品牌下的“文學之鄉”

  除了一大批有影響的作家和文學力作,在棲霞基層文學創作形成“棲霞現象”的過程中,文學內刊《棲霞山》也始終發揮着重要的基層文學陣地作用。

  此外,“棲霞文學現象”的形成,還有賴於豐富多彩的文學活動,以不斷地與文學創作產生良性互動:舉辦各類主題徵文活動;邀請余光中、馮亦同、葉兆言、汪政、韓東、趙本夫、畢飛宇、丁捷等知名作家、評論家走進棲霞、書寫棲霞;2019年10月,為進一步擴大棲霞的美譽度和影響力,聯合《揚子江詩刊》等單位舉辦“棲霞勝境”全國詩歌大賽,等等。

  在“秋棲霞文學日”系列活動中,近百位名學名家和基層文學創作者聚首楓紅如火的棲霞山,通過南京“文學之鄉”創新實踐暨文學之都的基層創新——棲霞文學創作現象研討會、“棲霞作家與一座城市的文學書寫”創作精品展,以及“詩誦棲霞”詩會等,集中展現了近年欣欣向榮的棲霞文學生態和風貌,並受到文學公益項目——中國“文學之鄉”的關注。

  據中華文學基金會祕書長鮑堅介紹,“文學之鄉”是在中國作家協會的領導下,由中華文學基金會具體實施的文學公益項目,自2011年設立首個“中國文學之鄉”以來,對各地挖掘自身文化資源優勢、涵養當地文學生態、豐富羣眾文化生活,都有積極開拓作用,促進了中國文學事業繁榮發展。

  當天與會的文學名家和專家學者認為,棲霞文學創作現象對“文學之鄉”品牌在世界“文學之都”南京的創新實踐,對“文學之鄉”南京標準的建立、基層文學創作的多元化發展、基層作協組織運作機制創新等都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凸顯“棲霞現象”,打造文都品牌下的“文學之鄉”

  棲霞未來還將在挖掘文學創作潛質、打造特色文學品牌、探尋文學創作的創新路徑等方面持續用力,助推文學賦能城市的世界“文學之都”理念真正在南京成為現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