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來源:     2020-12-10 15:08:18    

  記得童年時,我聽過一首《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的兒歌。“月亮在白蓮花般的雲朵裏穿行 / 晚風吹來一陣陣快樂的歌聲 / 我們坐在高高的谷堆旁邊/ 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 那時侯媽媽沒有土地 / 全部生活都在兩隻手上 / 汗水流在地主火熱的田野裏 / 媽媽卻吃着野菜和穀糠 / 冬天的風雪狼一樣的嚎叫 / 媽媽卻穿着破爛的單衣裳 / 她去給地主縫一件狐狸長袍 / 又冷又餓跌倒在雪地上 / 經過了多少 / 苦難的歲月 / 媽媽才盼到今天的好光景……”這不像歌詞倒像是一首深情的敍事散文詩,我被字裏行間的真情和質樸熟悉的情境所深深感動。

  曾幾何時,皓月當空,星光點點,母親也是這樣摟着我,坐在院子裏扇着芭蕉扇跟我娓娓道來,回憶着外公外婆和那些難忘的故事,講述着現代京劇

  《紅巖》中繡紅旗的江姐和《紅燈記》裏拎着鐵路信號燈的李玉和,哼唱着經典選段《紅梅贊》和《都有一顆紅亮的心》。末了,母親總是跟我念叨着,丫頭啊, 你要記住,沒有共產黨沒有新中國,就沒有我們的幸福新生活。

  母親説外公年少家窮沒有土地,靠的是一邊幫地主放牛,一邊到村上私塾的窗外偷師學藝,自學成才居然寫的一手好字,打的一手好算盤。解放前夕, 國民黨抓壯丁,抓走了外公從小玩到大的表哥,再無音訊。外公傷心之餘,解放軍來了,不拿羣眾一針一線,還幫助村民修籬築牆。外公又樂呵起來,每日推着獨輪車風裏雨裏給解放軍往前線運輸糧食和物資,還讓外婆給部隊衲鞋底縫衣服,終於一起迎來了革命勝利。

  外婆姓鄭,心靈手巧善良賢惠,方圓百里針線活數一數二。那個年代,外婆沒有自己的名字,嫁到江家,人稱江鄭氏,育有兩男三女。新中國成立後,土改生產隊隊長幫她起了個名字叫鄭培芳,外婆這才有了自己真正的名號,跟着識字班還認識了一些字。

  後來母親出生漸漸長大,已在村裏幫忙做會計的外公對這最小的女兒手把手悉心教導。到了上學的年齡,即使孩子多、錢少、眾人反對,他也堅持送小女兒去上學。外公説我的老丫頭生在了好時代, 男女平等免費上學,再窮也不能窮了娃的教育。出身貧農的母親繼承了外公外婆的勤勞善良和自強向上,她 18 歲參加當時縣醫院的“師帶徒”檢驗科學習,靠着嚴謹紮實的刻苦學習從檢驗員一路考到了高級檢驗師。母親從 20 歲參加工作到 70 歲真正退休,在醫療戰線上整整奉獻了 50 年,病人們交口稱讚她的和藹待人、熱心助人和認真負責。母親説是共產黨培養了我,醫者仁心,我要把愛回饋給這個社會。

  母親還經常説起村上的一個遠房親戚,那是一位老革命也是一名勇猛的老戰士,曾經跟雨花英烈一樣為了共產主義的偉大革命理想,拼刺刀灑熱血, 在濃濃炮火中奉獻了整個青春歲月。他從老家蘇北戰鬥到福建,一戰就是數年幾千里。經歷槍林彈雨,老革命的腿上一直殘留着當年難。